400-4548-7895
苏州九堡张老板娘吴老板娘小王娘,四个老板娘四个“苦衷”
发布时间2022-05-05 15:47:22

有一名做服饰的张老板娘充分反映,他委派苏州九堡一间刺绣厂研磨鞋子原金属材料,结论旁人把货物运输擅自买下她们了。
张老板娘:8月26号,一共送了 3100件的鞋子原金属材料,给到Pouanc刺绣厂去做研磨,尾端呢,他她们擅自去买下了她们,接着他始终宣称,拿不回去金属材料了 (为何要把你那个小东西 买下她们呢)他也是说他没财宝,他女儿要成婚,我说她们彼时,签订合同好的天数退款 ,那个跟我没任何人亲密关系(那你那毛桃商业价值啥)那批原金属材料按她们中乌鲁算不然,是83多万(他卖了啥)他卖了啥我不晓得。
张老板娘说的Pouanc刺绣厂在苏州九堡朱家32号,是一栋旧屋的下层,后门都楼道。张老板娘说,在此之前委派旁人在鞋子胸口的裁片上刺绣,该死的产品价格是5元两件。
苏州Pouanc刺绣厂 吴老板娘:我那时回去了(张老板娘:你回去了,那我鞋子裁片的事怎么说)裁片被厂房小孟了(张老板娘:小孟了,你给我冲去)我这儿还能要得回去(本报记者:吴老板娘,晚安)晚安(本报记者:我是1818S2PT的本报记者)哎(本报记者:那个事究竟咋)是给她们子公司研磨一毛桃,那时厂房丢下了,他来找我要这毛桃 (本报记者:他说是我要成婚等等,把这毛桃卖了,是这种的吗)没,怎么会卖了呢,是他她们的厂房,他她们做的货(本报记者:那货是谁放到你那边的呢)货我从厂房冲去做的呀,搞好了根本无法送至厂房去。
张老板娘跟吴老板娘的微信对话中,8月26号,吴老板娘说,六百多件送至厂房了;9月14号,吴老板娘又说,三百多件绣好送至厂房那边了。到了9月18号,吴老板娘说,厂房催她们送货,彼时张老板娘说不用送,你就说没搞好。
接着到了9月24号,吴老板娘又问,刺绣片能送了吗,厂房天天问,圆不过去了。张老板娘回复别送,千万别送。
彼时张老板娘先转了五千元研磨费给吴老板娘,说剩下10500元,月底付掉,还嘱咐千万不要给他裁片。
张老板娘:是我安排他去拿这毛桃,接着那个刺绣厂,我允许他送,他才可以送,而且那个研磨费是我付给他,接着才允许那个裁片给到厂房的(他说裁片是他直接从厂房拉来的)我晓得,厂房拉过来,他要做刺绣,做那个工艺嘛(那那个裁片究竟是你的,还是厂房的)是我的。
刺绣厂的吴老板娘认为,这是张老板娘和萧山加厂房之间的纠纷,跟她们无关。在本报记者追问下,张老板娘才宣称,他跟萧山加厂房的小王娘存在债务纠纷。
张老板娘:因为去年他帮她们研磨一毛桃物,导致那个货款,她们不能及时给他安排(啥货款)一共三十来万嘛(哦,是她们认为,你欠她们货款)对(所以那时扣住你的小东西不放)对,因为她们合同签得好好的,他那时违约了,我那时准备要起诉他,但是我没起诉他,我的意思是今年照样好好合作,接着把去年的损失补回去(他同意吗)他同意,彼时口头全部都同意了(有没签下来呢)签下来了(给我看)合同我那时没带过来。
张老板娘介绍,他跟萧山加厂房的小王娘已经签订合同,到月底先支付一部分研磨费,双方继续合作,剩余研磨费等鞋子卖出去再支付。当场联系了萧山加厂房的小王娘,旁人说加厂房已经放假,她们也回安徽老家了。
张老板娘:那个时候她们都谈好的方式,那个时候她们都讲好的,对吧(萧山加厂房 小王娘:哎)你突然之间一变卦(萧山加厂房 小王娘:我变卦,我也有苦衷)你有苦衷,她们按照彼时讲好的去做不就行了(萧山加厂房 小王娘:我讲好,我没完全答应你嘛) 你没完全答应,不是那个合同没签嘛,我如果不相信你,我会把三千多件鞋子,直接放去给你做吗,对不对。
关于延缓支付研磨费的问题,彼时双方并没签书面合同。
萧山加厂房 小王娘:(小王娘,晚安,我是1818S2PT的本报记者)我又不用S2PT,那个小东西跟我没亲密关系(他是不是欠你三四十万的研磨款)对呀(接着你就把他的鞋子扣住了)我扣他什么鞋子,我是叫他付一点钱给我,我鞋子发给他,他一分钱都没给我,我要付人家的研磨费呀,她们是研磨的,这儿要欠劳工费,我不是做工程的呀,做工程你欠一点不要紧。
萧山加厂房小王娘的意思是,张老板娘必须先支付拖欠她们的研磨费,双方才可能继续合作,否则不然,可以通过法律途径来解决。

Copyright © 杭州绣花刺绣工艺品有限公司 2022    XML地图  技术支持:绣花刺绣工艺品